早上我们一班已想好策略,今天谁也不要想去拜四街。大家约好4:30pm准时standby门前面,补第一班的瑞和、丽仪、映璇、德盈、Julian…… 很多啦,都已答应我们放学后坐着不走顾着南华位。我们每个也分配好任务速度快的六个去霸中间三排,哈巴狗对付 ‘So你毛’ ,一些顶人……国权打出口号:“只许胜,不许败!”

电脑荧幕显示4:11PM,我在听歌。钢牙松鼠Motor来,讲一堆ACS女子到了,美瑞和国权顶着。Walau A需要这样吗?冲个凉,不知洗发水冲干净了没,不管了,南华尊严重要。弊!我们来时阿姆婆已突破美瑞的防线。Walau 原来刚才美瑞坐椅子脚翘高高顶在通往门的通道,阿姆婆推不走美瑞的脚,竟跨过去!不用紧,她一个在门前面罢了。
我们的人越来越多,一起高调乱shoot‘一些’ ACS人,他们也不敢大大声乱讲话,因为这次我们人多。里面人出来上厕所,阿姆婆听到老师叫她,就溜了进去。还OK啦,一个人罢了嘛~Walau一个 ACS肥婆一人拿6、7个书包闯我们这关。她讲“excuse me ”wor,不过我和慧彦听没有。要走走啦,顶着门的是我们空手道学会黑带主席。美瑞看她可怜,叫我们的哈巴狗放了那个肥婆。
大家的手机都上场了,sms里面的朋友帮忙。其中有一则是鸡蛋头的,他讲阿姆婆在influence 别人让位。大家都很激动,大声讲了许多 ‘道理’,一些ACS的不能tahan而离开。

门开了,里面很多人还坐着。没错,就是我们的朋友。谢谢静慧,谢谢ah guan,谢谢Julian,谢谢瑞和,谢谢伟茂,还有还有……真的真的很感恩这班朋友。听讲,刚才阿姆婆求他们让位,吵到半死。“Sorry 我们帮南华的。”

中间前面三排,阿姆婆只夺二席:一个是她早半个小时在里面坐着的、一个是她在旁边佳仪起身时一屁股坐下去,很大声。阿姆婆把书包放在前面第一排。国权很 劲,他说不懂是谁的书包,丢掉!哇,阿姆婆脸很臭,又丢书包去霸位。国权又丢回来……阿姆婆plastic file拿起来作势要打国权。

Mr Chia讲一堆废道理后上课了。阿姆婆没什么动静,反而是我们突然发现座位越来越窄。什么?后面第四排几个女生怪懒把桌子越推越前!我很难动。我、丘尹、 钢牙松鼠、舒萍硬顶,婉茹坐着就够了。顶不回去,后面很多大只的。哇咳,脚踢我椅子,忍,我不想一拳过去她的脚,因为有一层油保护,她会很痛。

前面阿姆婆静了,她没话讲,只是一直用左手压住美瑞右手。真的很傻,人家是州手里,这样压会痛咩?后来就用头发弄美瑞。婉茹和舒萍也在怀疑阿姆婆有没有洗头。不懂做么,过了差不多一下,突然看见阿姆婆和美瑞有说有笑。
完整对话我不太清楚,因为我在顶后面的。过后听她们讲,差不多是这样啦,不懂有没有错……

手滑篇(酱废的东西都给阿姆婆讲出来!)
“哇,你的手够滑。”“你的也是很滑”“哦,谢谢。”
“我的手酱滑,我下次再来坐这边罗。你帮我订位啊!”“哦。”
“还有我朋友leh?”“她不可以。”“做么不可以?”
“她的手不滑,我的朋友手更滑。”

臭话篇(阿姆婆是福州人!)
“……gi lek……”“哇,这个你也会啊,我还会lan si、walau……”
“……我是福州人……(后来阿姆婆好像要骂 ‘W.S.’,不过发音不准。)”

见鬼70篇(阿姆婆算鬼,自己也是鬼。)
“Eh, 特拉西啊,你有看过鬼吗?”
“有……(开始算第一排的南华人)一、二………”后来静了一下,去做功课,写字写到一半突然:“对呵,忘记后面第三排还有……”
“有没有看过《见鬼70》?”“没有”
伊湄加插一句:“Neh~里面有一只鬼很恐怖的咩~就在美瑞旁边。”
阿姆婆:“你讲你自己啊?”
伊湄:“没有啊,我在讲你,你不知道咩?”

看朋友篇(阿姆婆真的爱好看帅帅的哈巴狗。)
“做么你酱喜欢看我朋友的咧?”“我喜欢看啊!”
“你知道他是我男友吗?”“Congratulations!He so handsome……”

唉呀还有很多啦,讲华语篇、头发篇……
不过从对话中,阿姆婆说不认识坐第四排那班傻婆。后来我也得知,原来ACS女生分3派,阿姆婆是跟她们不爽的。

第四排那几个一直在摇桌子,我一个放松,她们桌子又向上移了。很够力。一直震。摇。舒萍先头晕。后面在笑我们挤到酿。放学了,撞过去才走。

阿姆婆的故事该可宣告一段落了吧?美瑞下次还要坐她旁边。不过,现在新的 ‘敌人’出现了,不知又要发生什么事……请看下集。

原贴:http://www.wretch.cc/blog/kacaubird&article_id=4697260
arrow
arrow

    全站熱搜

    kacaubir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