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升堂!”威~武~

坐在台下龙椅上旁听的就是玉帝。而坐在台上的人长得很凶神恶煞,很黑,讲话很大声,看他额头上的标志就知道他是谁了。

“什么,难道他就是传说中鼎鼎大名的黑面判官……”

“没错,看他头上的标志,就知道他曾是一名木叶派忍者,很厉害的,当年要不是他不小心用头顶一下,Naruto早就死了……”

 

“下跪者何人?”包亲天开始讲话了。

“草民牛郎。”

“草民织女。”

“我是你老板娘!”

 

“管你大粒还是小粒,本官办事向来都是很Steady的。”

王母瞪着包亲天,显然要给他知道后果不堪设想。包亲天也发觉自己不小心讲错话。哎,果然是包亲天,比凡间铁面无私的包青天逊色多了。

 

经过一个时辰的审问后……

包亲天:“织女,你私自下凡,该当何罪?”

织女:“冤枉啊!其实这并不是我的错。试想想,如果南天门查得够严的话,我还能下去吗?”

包亲天:“言之有理。传南天门守卫!”

 

包亲天:“织女私自下凡那天,你们是否在场?公堂上问话,从实招徕!”

守卫1:“没……”

包亲天:“哦!那,你们失职了!”

守卫2:“大人,其实当天王母逼我们没来,谁没来就……”

王母:“没那回事……”

包亲天:“你在讲话啊?我好像没有叫你讲话。”惨,不小心shoot了过去。

王母:“老娘要讲话是老娘的事,你不要给我讲话,分明是看不起我啦~!”

 

Walau A,堂堂王母娘娘在公堂上乱,吵了一阵子才冷静下来。包亲天本来就不爽王母喜欢叫织布厂的童工用剪刀在他的头发胡须testing。还记得昨天,那个夏天,微风吹过的那一瞬间,一个女孩还故意剪破他的限量版Dato’ Batik衣!现在这种情形,他更想帮牛郎织女减轻刑判。

 

包亲天:“织女,王母来找你时,为何抗拒被捕?”

织女:“当时我在听电话。要知道,用家里电话打handphone很贵的!更何况,我讲到一半,王母就用剪刀剪断了我家电话线。大人,我何尝不生气呢?”

包亲天:“言之有理。”

王母:“她两年没交电话费。”

织女:“那不关你的事。”

包亲天:“嗯,言之有理。”

王母:“等下!还有我在飞的时候,遵守飞行交通规则,她丈夫却讲我肥所以飞太慢。他们有罪!

包亲天:“言之有理。”

牛郎:“王母玩臭弄河出来顶住我们。我们即使有错,也不该受那么残忍的惩罚吧?”

包亲天:“言之有理。”

王母:“他们自己惹我先。”

包亲天:“言之有理。”

牛郎:“我们也言之有理,她也言之有理。那,大人你岂不是无理了?”

包亲天:“言之有理……不,岂有此理!!!”

 

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

“其实,我也是很民主的。我要判牛郎织女一年只能见一次面,而王母需重考飞行执照,并开始进行减肥运动。赞成的放下手。”

 

废话,一只手高高在上的当然属于那老肥婆。“我身为天庭第二大粒的人,拥有百分之八十的投票权……”
牛郎:“对!对!什么都对!什么都给你讲完了罗,我还有什么话好讲?不过,在我服刑之前,我想讲一个小时候听过的故事。”

 

要不是王母怪懒,牛郎也不会出此下策。他开始说故事了:“有一天,王母不知从哪儿弄来了一大包牛肉饼,吃着吃着,可高兴呢~突然,一个踉跄……”

 

死要面子的王母大大声Stop住牛郎:“Err...其实我这个人也蛮有人情味的啦!我们就订一个日子让他们每年相会一次。”

 

于是,就决定让他们一家人每逢七月七相会—次。
退堂!

 

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
arrow
arrow
    全站熱搜

    kacaubir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