静。真的很静。
急,又似不急。
去年讲:“明年要读书了。”
年头讲:“还很早。”
新年前讲:“新年后读。”
有假期就讲假期后读。有中秋节就中秋节后读。
然后“还有3个月”、“还有两个月”、“还有一个月”
上星期是:“我们玩poker先。”
“还有一星期。读得完的啦!”
………读得完咩?谁都懂是不行的。不过还是一副很ok的样子。

看书的时间比平时多上几倍,进脑的内容却明显没有多多少。

从容不迫地喝着咖啡吃饼干看报纸。啊又是欠打的拿鸡先生做pattern,假到死。朋友爸爸在海军做工的,都说了,知情的人都知道他是变态的。嗯对罗。不过人家大粒,什么都旺盛。


手机最近很少振动了。太静了,不爽。没有人找我的?

哎哟上网先啦。看论坛。walau又有人在吵白痴的东西。忍不住了,也去炸人。

……看书?想睡觉啦。
毛鸡打歪么龟,难道又要做菜咩……

最近没有猫在叫春,也没有狗打架。那些本来会叫的虫也好久不见。消失不懂几年的孙燕姿好像搬去天空唱天黑黑了。好闷。在听当年雪天使的主题曲。

要考试了。懂有什么东西读,却不懂要读什么。有时候就是这样才恐怖。
想睡又不能睡的悲哀。
慢慢翻着chemistry
+
放空。

朋友说:cemas + cemas = x cemas


呼……无论如何

很快就会过去了

    全站熱搜

    kacaubir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6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