半夜。国权驾大车来载我和德健,那种大车后面露天可以放东西的。国威突然出现也要去,顶替了家里有事的翁老师或突然哮喘的大敏的位子。站在后面吹风很爽,很凉。在消防局等巴士。

本来和德健一起坐前面的,后来 '2只妖怪'就坐在我们前面,超到半死,我们受不住那股邪气,正好有人愿意跟我们换位,太好了!虽然后面引擎声很大。听着Mp4机睡着了。

首站是云顶高原,我们在半山坐缆车上去,这是我第四次去那个地方了。那好几公里的电缆路途要经过22支大电柱,每次上山和下山我都会算,还有就是一定会想万一电缆断掉我们从高空掉落到森林里会怎样。

上面虽然很多人,但还是很冷。光是讨论要不要玩Outdoor游戏有讲了很久,因为个人入门票是37令吉一张。最终还是买了,因为久久来一次。先去 玩过山车,不然过不久会越来越多人的。我们很早就来,所以人潮还不见得涌涌。这算是我第一次乘过山车吧,还是那种翻两次360度的。前几次来,不是因为我 怕高,就是难得我下决心了却下大雨。拉菲达和美人鱼那两只妖怪比我们快一步,我、'国权、慧彦、国威坐她们后面……哇佬,万一她们呕……德健很幸运地坐在 她们前面,但他好像听了很多拉菲达的 '收服云顶论'。

接下来就是有名的 '冲天炮',有五层楼那么高吧,我绝不会去坐那个的!慧彦、国威和德健有去坐,虽然两只东西快过他们。国权、可强和我在站旁边下面看。后来我们5个男生1 个女生组合去玩旋转秋千、飞龙等。鬼屋实在有够废,我好象都没看到鬼的。海盗船就很够力,排了那么长,国权还给某个云顶集团大粒人骂。我们在下面笑上面在 摇来摇去的船里面的人,只是摇来摇去重复的动作嘛,怎么一个两个奸叫那么大声?轮到我们玩了,原来真的很哇佬,那是坐过山车从高处冲下来的过程一直重复, 怪不得一直叫。头很晕,想呕。去 '恐龙世界',哇,这个是最不爽的时候了。走吊桥时,我得空没事做在上面乱跳,结果折到脚,超够力的,走路一拐一拐,右脚板好像变肥了。

水的玩意儿我们没玩,因为怕衣服湿了。还有一个蛮不错的过山车就关闭了。午餐,我们吃麦当劳解决。每一个配套都一定有薯条,真的很不爽,薯条那么 多、那么大,却放了那么多的盐,好咸,很难吃。在室内乱走,较有趣的就是从美国来的印地安Uncle表演PenFlute,他们还带来了几张专辑,国威买 了一张,49块钱。

脚痛、头晕、累,去Hotel的Lobby找椅子睡。好像睡了好久,醒来时德健、慧彦、国权和可强都不见了,剩我和国威。走一会儿就差不多时间到了,咱们30多人又坐缆车下山。去吉隆坡。

由于下大雨,晚上的行程取消。脚很痛,肿了。不懂做什么,很多店都关门,而附近能吃的只是几间肉骨茶店。真的是很废,本来要去7-Eleven买杯 面吃的,又掉头回酒店看有没有东西吃。到十楼,才想起刚才酒店大门就有写着喜宴。有一招是不错的,就是混进去吃,最多向一对新人祝贺给个小红包……但我们 人数太多了。最后还是去外面吃肉骨茶,我硬忍痛到半死的脚。

美瑞买了冰,帮我放脚,看能不能消肿。晚上11点多,还叫来了Taxi载我到附近的诊疗所,国威和美瑞陪去。找打的司机,车上算钱的Meter是跟 时间跑的,不是跟距离跑的。到附近的诊疗所,过很多交通灯,10块钱。那个24小时的综合医院看样子肯定不便宜。但既来之则安之,还跟医生讲不要打针、不 要X-Ray、药可以给少一点、我们从远方来、带不多钱……幸好才算20块钱。但麻烦的是又来了,刚才'好心'的司机停下来喝咖啡,算钱表继续动,跟他辩 了好久,回程算8块钱。

西医,讲用冰好,拿来推就不好;中医就会讲用热水,要推才会好。两包止痛药,一包部细胞的药。


原贴:http://www.wretch.cc/blog/kacaubird&article_id=6667094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kacaubird 的頭像
kacaubird

卡乔鸟·旧窝

kacaubir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